南京原創音樂創作社

竞猜篮球让分胜负什么意思:王凱:我憑什么講講故事一年賺兩個億?

聲色2019-07-06 23:34:09

让分胜负复式投注中奖率高 www.zgles.com


2017年12月16日,由創業黑馬主辦、海信冠名的“第十屆創業家年會”在北京舉行,凱叔講故事創始人王凱獲得了“2017創業黑馬年度Top10”,并發表主題演講。


王凱分享了自己關于內容的心得,他將內容付費的大潮分為成人付費類和兒童付費類,成人內容是商品,但兒童內容必須做成“工藝品”。因為孩子聽內容時,任何一個小環節讓他不舒服他就會轉頭就走,不會給你第二次機會。只有孩子喜歡,你才有資格帶著他去成長。此外,王凱認為只做內容是買原材料,只有做深加工才是產品,才能擁有健康的成本結構。


以下是凱叔講故事創始人王凱在“第十屆創業家年會”上的演講。



我辭職創業后,牛文文兄、胡翔兄跟我說,你應該接受投資。那時我眼界還較小,說不需要,把故事講好就行了。那時我們還是個工作室,我覺得把這件事做扎實、做極致,一年掙個2000萬左右就很高興、很舒服了。但他們說服我接受了黑馬的投資。


創業三年以來,因為資本推動和創業黑馬的服務協助,這家公司已經不是最初的個人藝術創作工作室了。從最初想象的一年掙2000多萬,到現在光靠講故事一年就有2個多億的收入,這在當時是不可想象的。我特別感謝牛文文兄、感謝創業黑馬。


此外,我還要特別感謝這個時代。


最早我們剛進入這個領域時,還沒有知識付費、內容付費這些概念。早期我想做一個糖膠玩偶,在里面安裝U盤,用這樣的方式將我的故事變現。隨著移動支付普及了,大家花一兩百塊錢買內容產品慢慢變成一種習慣,整個市場就開始起來了。


我們在微信起家,擁有了500多萬微信用戶。一年前做了APP,現在已經有400多萬用戶,日活40多萬,每天每個孩子平均收聽時間在50分鐘左右。


兒童內容要做成工藝品


做這么久了,也有一些心得。我把知識付費大潮分兩塊:一、成人內容付費;二、兒童內容付費。在我看來,兩塊各有利弊,且優、劣勢正相反。


成人會為什么樣的內容付費?干貨,且必須要解決兩種問題:


一、提升用戶某種能力或解決他某個問題。


二、緩解用戶某種焦慮。


成人內容優勢在于,只要提供干貨,其他什么都可以不要,提供者不會在意說話的分寸感、聲音、音樂等各方面的體驗。但同時也有劣勢,世界的變化特別快。比如,我此時此刻講的內容半年后還對不對,我不敢保證。成人的內容很難賣上一年。


兒童內容的劣勢恰恰是成人內容的優勢。孩子說凱叔講故事好聽。什么是好聽?這背后是什么?是聲音好聽、背景音樂好、節奏打動人、還是說話有分寸感?或者是文案寫得好、故事邏輯張弛有度、每兩分鐘能給人心理上創造快感?背后有很多因素。


從我的角度來講這是供應鏈。做內容產品和硬件產品并沒有特別大的區別,核心在于把控供應鏈的能力。當你把產品拆成很細的供應鏈,把每條供應鏈的水平打造到極致,又能保證不同供應鏈可以匯合在一起,產生出擁有獨特屬性和味道的產品時,你就可以說,你的成本結構非常合理。


只有把供應鏈拆分得很細時,成本結構才合理。作為內容生產企業,毛利空間和凈化利潤才會更高。現在整個內容付費市場成本結構非常像,一半一半。某個平臺賣一個產品199元,50%的收益給某老師。


做到現在,我在想兒童內容到底是什么?答案是,必須是工藝品。因為孩子聽內容,任何一個細微環節讓他不舒服他會轉頭就走,不給你第二次機會。你只有讓他喜歡、讓他愉悅,才有資格帶著他去成長。


舉例來說,我們賣得最好的付費內容叫《凱叔西游記》,一個產品一年有3000多萬收入。它是如何打造的?我作為創始人要潛身下去,為整個團隊做打樣。3年寫了70萬字,今年5月27日產品才上線,交付給孩子們的時候刪減到了40萬字,一共43小時的音頻。


一開始講給我女兒聽時,我發現自己根本講不下去,因為她在不停地提問。譬如講到水簾洞時,她問我什么是瀑布。


我們是怎么做的呢?我把我女兒提出的28個問題寫出答案,再將這個答案揉在情節里。不等她問我就講給你聽,再講又有新問題,再改再揉?!犢邐饔渭恰返諞徊孔齙攪?,讓三四歲的孩子聽起來沒有任何情節上的障礙。


其實兒童內容不僅是講故事、娛樂品,還是兒童的非課堂教育,這是我們做了三年兒童內容、原創內容后最大的一個行動。因為家長把孩子送到課堂時,家長和老師、孩子三者之間是有心理協議的——孩子是來學東西的。學生在課堂上可以忍受一些不快而達到學習成長的目的。但互聯網內容產品在課堂之外,家長和孩子沒有這樣的心理行為,因此互聯網內容產品首先要讓孩子認可,沒有任何人會拒絕快樂的成長。


再談談內容生產成本線,我投入這個產業時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。什么是資本不能推動的?現在因為有資本的注入,任何一個市場的競爭都越來越激烈了。內容產業的壁壘、不可逾越的障礙是什么?想來想去,四個字:時間成本。


譬如《凱叔西游記》,要找對作者、給他三年時間,踏踏實實磨產品或未必能磨出來,任何一個企業未必愿意這么做。


我們還有一個策略——出版前置。為什么我愿意花大價錢請著名畫家定制3分鐘國學腦動圖?因為一個極致內容放在不同場景都是產品,一定會出版,這就需要圖,我先將圖做到極致,當內容變成出版物時,它的成本就會大大降低。音頻節目已經減少了出版物的版權成本。


孩子聽歌,三五遍他就會背下來,這很神奇。我們研究了近年所有的洗腦歌曲,從《江南style》、鳳凰傳奇到《小蘋果》,發現了一個秘密:所有洗腦歌曲只用兩種節奏。后來我們選了《小蘋果》的節奏,用它和孩子一起學國學。


內容創業者的挑戰


表面上看知識付費風起云涌,但仔細體會一下,現在產品的平均水平和機場光盤沒有太多區別,海報都像是一個設計師做出來的。在這個年代,只要是個老師,或他能說會道,就敢在互聯網上賣課的時代馬上就會過去。早期電商時代假冒偽劣很多,但通過近十年時間,誰賣假貨就要付出沉重代價?;チ哪諶薟繁局室彩塹縞?。


用戶的淘洗和覺醒非???,消費升級后,用戶越來越知道什么是好東西。我發現今后這個市場不是二八、就是一九,就像現在互聯網視頻公司一樣,在一段時間內,公司再大,真正支撐它強大流量的就是幾個劇或幾個網綜,其它內容都是瓜分長尾效應。


這給內容生產者帶來什么挑戰?如果你把移動互聯網當渠道,把思想變成聲音、圖片、視頻,在互聯網上分發售賣,肯定是要OUT了,因為這叫“以網為止”。這和把你的思想刻在竹簡、絹帛上,寫在紙上,印成書賣出去,沒有任何區別。


技術是會越來越廉價的。這些技術不斷地搭配,才可以給我們的內容以全新的、更貼切于這個時代和集中場景的表達方式,如果我們不用,就是“以網為止”。如果我們擁抱技術,擁抱這些體驗,你會發現你的內容插上了翅膀,走入了更多精準用戶的心里。


因此我認為,內容生產者必須做好準備,產品化的服務是根本逃不開的。只做內容就只是買原材料,只有將內容深加工它才是產品,你才能擁有健康的成本結構。



眼觀六路 ?耳聽八方 ?行萬里路 ?讀萬卷書


聲色傳媒 ?EAREYE

???知性優雅思辯浪漫